• 首页
  • 工业设计 车身 内外饰 底盘动力 电气 整车集成 混合动力 汽车制造 PLM&CAE 制造商与市场 汽车设计论坛

      交付推迟 疫情阴霾下的造车新势力开工困局

      20-02-12 作者:admin666 来源: 点击:0

      从2014年的百花齐放,到2018年的激烈搏杀,直到2019年开始进入到惨烈的淘汰赛,造车新势力们准备在2020年摩拳擦掌,尤其是作为造车新势力的第二梯队的理想、爱驰、天际等厂商,筹划了新品上市、陆续进行交付等等,正准备大干一场。

      中国汽车新闻网讯 从2014年的百花齐放,到2018年的激烈搏杀,直到2019年开始进入到惨烈的淘汰赛,造车新势力们准备在2020年摩拳擦掌,尤其是作为造车新势力的第二梯队的理想、爱驰、天际等厂商,筹划了新品上市、陆续进行交付等等,正准备大干一场。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20年一开始就进入了hard模式。一场史无前例的新型肺炎袭击了武汉,继而迅速扩散至全国,让本该喜庆热闹的春节变得异常的冷清萧条。

      在疫情快速爆发的影响下,各地方政府开始相继公布延迟复工、开学的决定,更采取了封路、封路等严格的疫情管控举措。而由于人员流动性被大大限制,整个市场被“暂停”,让诸多新势力的原有计划被打乱,更进一步对企业资金链等各方面提出了严苛的挑战。

      在汽车圈,相比于有着足够现金流支撑的传统车企,仍然处在烧钱状态,并且资金告急的造车新势力们又要如何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部分企业已陆续复工

      众所周知,汽车制造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使得疫情防控、员工健康安全保障等颇具考验。如果疫情防控措施不到位,在如此高密度的员工作业下,一旦发生交叉感染无疑将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小鹏汽车副总裁李鹏程向“E车汇”表示,“目前小鹏汽车所有工作地在中国大陆区域内的同学,2月10日起正式复工。公司各个部门在评估后不影响工作开展的前提下,根据岗位性质安排员工在家进行远程办公。而生产工作已根据地方政府相关规定进行调整,具体复工时间还需要持续观察”。

      2月10日首日复工的还有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2天前,上海市举行市政府专题新闻发布会,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威表示,位于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的特斯拉上海工厂,定于2月10号复工生产。临港新片区管委会还表示,针对特斯拉等重点生产企业的特点和复工中碰到的实际困难,将全力协调,帮助企业尽快投入生产,能够正常生产。

      作为受到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威马汽车也迎来了复工,其在向员工发送的邮件中表示,继续调整节后上班时间,预计在2月17日全体员工返回公司办公场所工作。自2月17日起,威马汽车全体员工正式返回至公司办公场所进行工作,其中黄冈基地、温州基地复工时间按当地政府通知执行。

      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则表示,关于爱驰工厂复工问题,目前还是复产时间待定。“爱驰汽车要恢复生产就必须满足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一线员工健康安全得到保障的条件才行,如果条件不允许,宁可推迟复产”。

      推迟复工无疑对爱驰影响巨大,爱驰首款车型爱驰U5于去年12月上市,爱驰汽车执行副总裁蔡建军曾表示,前三个月对于爱驰来说相当重要。但受到疫情影响,爱驰汽车至今尚未复工,处于良好营销节奏的爱驰U5计划显然已经被打乱。

      受供应链影响巨大

      对于许多造车新势力来说,即使复工,其供应链能否支持则成为了另一大问题。武汉作为我国四大汽车生产基地之一,有着众多整车生产企业,同时相关配套企业也十分丰富。

      在这当中,博世、德尔福、法雷奥、弗吉亚、伟世通、安波福等大批国际主流零部件企业在湖北省都设有生产基地,这些基地不仅为本土车企和合资车企供货,也反哺着海外市场的整车企业。而这些知名供应商也与新势力车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武汉封城期间,这些企业的停工无疑会影响到新势力车企的采购和生产。

      威马汽车旗下处于此次重灾区湖北黄冈市的星晖新能源智造工厂,在今年1月初竣工投产,量产车型刚刚下线。延迟复产和停工无疑影响了其量产交付进程,也意味着威马汽车的现金回流、研发、融资等都可能会受到影响。

      据理想汽车APP上的公告信息显示,由于理想有超过10%的零部件是由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湖北地区的企业生产,导致理想ONE的生产及交付工作也将产生一定的延后。

      商业研究机构IHS Markit预计,随着疫情爆发,工厂长期关停的状况可能将持续到3月中旬,从而将导致中国汽车产量缩减逾170万辆。处在风口浪尖的造车新势力,受到供应商无法供货,从而导致生产进度落后的影响将被巨幅放大。

      交付推迟&销售困境

      根据此前各家公布的信息统计,2020年一季度将会有零跑T03、哪吒U、天际EM7等车型上市。小鹏P7则是预计在二季度上市,蔚来EC6预计7月上市,拜腾M-byte则是预计在今年年中推出。

      目前,根据“E车汇”采访得知,各家车企一季度预计上市的车型均会延迟,具体时间尚未公布。而二季度上市的小鹏P7、蔚来EC6、拜腾M-byte等计划暂时不变,但是仍旧需要考虑到受供应链影响,不排除延迟的可能性。

      与此同时,在销售方面,疫情的蔓延也打乱造车新势力的交付计划。

      以理想汽车为例,其2月3日发布公告称,受全国及各地疫情防控影响,针对于原预计交付时间为2月份、3月份的用户,将延期交付,具体时间待定。

      特斯拉也受到工厂复工延期的影响,Model 3的交付计划预计将有1-2周的延迟。蔚来方面也表示,由于疫情导致假期延长,2月预计制造和交付量将减少。

      从目前来看,疫情一天得不到控制,造车新势力便无法按照正常的工作轨迹推进。疫情在从生产、流通、消费三个方面影响着造车新势力的正常运行。

      “剩者”即“胜者”,这是摆在造车新势力面前的残酷现实。从2019年开始,造车新势力已经进入到残酷的淘汰赛当中,2020年,对于处于发展初期的造车新势力更是极为关键的一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或许将成为压垮造车新势力的“最后一根稻草”。面对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汽车行业乃至整个宏观经济都会受到疫情的较大影响,车市寒冬还会加剧,挑战难上加难,这对于还在生死线上的新造车势力来说更为严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