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工业设计 车身 内外饰 底盘动力 电气 整车集成 混合动力 汽车制造 PLM&CAE 制造商与市场 汽车设计论坛

      特斯拉国产化在即 电芯供应花落谁家?

      19-11-26 作者:admin666 来源: 点击:0

      特斯拉位于上海的“3号超级工厂”即将投产,但与之配套的动力电池却拖了后腿。 11月22日,松下电器CEO津贺一宏表示,松下没有计划为特斯拉公司在中国建造一座新电池工厂。 原因是目前松下正难以从公司与特斯拉的现有电池合作业务中赚取利润。 作为特斯拉唯一的电芯供应商,松下与特斯拉相辅相成互相奠定了对方在电动汽车和动力电池市场的地位。然而这两家深度绑定进行战略合作的企业似乎并没有实现互利共赢,从而使双方都对对方产生了不满。

      特斯拉位于上海的“3号超级工厂”即将投产,但与之配套的动力电池却拖了后腿。

      11月22日,松下电器CEO津贺一宏表示,松下没有计划为特斯拉公司在中国建造一座新电池工厂。

      原因是目前松下正难以从公司与特斯拉的现有电池合作业务中赚取利润。

      作为特斯拉唯一的电芯供应商,松下与特斯拉相辅相成互相奠定了对方在电动汽车和动力电池市场的地位。然而这两家深度绑定进行战略合作的企业似乎并没有实现互利共赢,从而使双方都对对方产生了不满。

      一方面,特斯拉对松下在电芯供应量和价格方面表示不满,要求松下进一步扩充产能和降低成本。

      特斯拉CEO马斯克在今年4月公开在推特上表露了对松下的不满,称松下在内华达州电池厂的生产线一直在约束着Model 3的产量,生产效率长期处于低下状态。

      在此情况之下,业内多次出现了特斯拉将自建电池工厂自产电芯的传闻,而特斯拉也收购了几家锂电相关企业,成为其自产电芯的重要依据。

      与此同时,外媒也报道称特斯拉已经和韩国电池制造商LG化学以及中国电池企业宁德时代达成了电池供货协议,将为其国产Model 3及其它车型供应电芯。

      另一方面,松下也对特斯拉持续要求降价以及扩产表示反对,甚至“威胁”断供或明确表示要涨价。

      松下CEO津贺一宏甚至在专访中毫不客气称:“马斯克多次要求降低采购价格。有一次,我回应他,如果再压价,我们会考虑撤走超级工厂的全部松下员工和设备。”

      松下发布Q3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销售额1953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65.3亿元),同比下滑2%;营业利润83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4.3亿元),同比下滑11.3%;净利润51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3.1亿元),同比下滑5.1%。

      松下表示,特斯拉Gigafactory 1的电池产量正在增加,但生产效率提升被推迟。尽管公司的锂离子电池销售在增长,且特斯拉在第三季度实现了盈利,但松下并仍从该工厂获利,与特斯拉合作的电池业务依然亏损。预计到2020年3月才开始实现盈利。

      有消息透露,松下表示,一旦特斯拉实现持续性盈利,松下则计划上涨电池价格。

      在此压力之下,特斯拉想让松下在中国为其建造一座同等规模的超级电池工厂,对松下而言存在极大的风险和挑战。

      “目前,我们没有任何为特斯拉中国业务在中国建立一座生产工厂的计划,”津贺一宏周五在公司战略简报会上对记者表示,“是使用其他制造商的中国产电池,还是从内华达州的1号超级工厂获取电池,这取决于特斯拉。”

      按照特斯拉的计划,上海超级工厂一期计划到2020年年产15万辆Model 3,二期实现50万辆/年(周产9600辆)的整车产能。而要满足上述目标则要求其电池供应商每年提供数十GWh的产能供应。

      很显然,松下并不愿意承担在华再建一座电池工厂的压力和风险(目前松下在大连已建有一家电池工厂,生产方形电池),对于与特斯拉的电池业务合作日趋谨慎。这意味着尽管特斯拉可以开始在上海工厂量产Model 3及Model Y车型,但其电芯供应来源却存在不确定因素。

      从当前情况来看,特斯拉在华电芯供应来源存在以下几种可能:

      一是依然来自内华达州1号超级工厂。

      11月18日,工信部公示了申报第326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特斯拉Model 3国产版正式进入公告,意味着该车型量产在即。

      在三电系统方面,Model 3国产版搭载三元电池系统,电芯企业不明,由特斯拉负责动力总成,电机电控则是原装进口。从数据来看,此次申报的Model 3的整备质量与进口车型一致,这意味着该车型采用的极有可能是原装进口的松下21700电芯。

      二是来自LG化学在华电池工厂。

      今年8月,外媒报道称,LG化学已经成为了特斯拉Model 3国产版的电芯供应商。9月,LG化学已经在其南京工厂开始为Model 3国产版生产21700高镍811电池。

      同时,LG化学宣布将投资4.17亿美元(约合29.47亿元人民币)扩建南京工厂产能以满足客户需求。

      不过,截至目前LG化学和特斯拉都未对该消息作出正面回应,这使双方的合作存在不确定因素。但在松下不跟进的状态下,特斯拉想要实现年产15万辆的目标以及进一步降低成本,这就给LG化学在后期供货特斯拉提供了发展机会。

      三是在松下或LG化学的基础上导入中国本土企业,如宁德时代。

      11月初,外媒报道称,宁德时代已经和特斯拉达成初步供货协议,最早于2020年开始为上海超级工厂供应电池。知情人士称,电池供应协议预计将于2020年中旬签署,但无法保证合作一定会达成。

      不过针对该消息,特斯拉中国相关负责人表示:“尚未听说过此事”,而宁德时代也并未作出正面回应。今年3月,彭博社也报道称特斯拉正在和宁德时代就电池订单进行磋商,但该消息已经被宁德时代主动澄清否认了。

      尽管特斯拉与宁德时代的合作传闻并未最终确定,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完全没有合作的可能。

      当前,宁德时代已经和包括大众、戴姆勒、宝马、丰田、现代、沃尔沃、日产、现代、捷豹路虎等一线国际主机厂达成了动力电池供货协议,表明其产品性能获得了认可。

      结合宁德时代在国内市场、产能、成本、产业布局等方面的竞争优势,特斯拉与宁德时代达成合作对其各类车型实现国产化具有积极作用。这也给宁德时代供货特斯拉提供了契机。

      总体来看,松下与特斯拉的合作关系依然紧密牢固,特斯拉也无法离开松下的支持。但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和国产化战略推进,特斯拉导入新的电池供应商仍是大概率事件。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