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工业设计 车身 内外饰 底盘动力 电气 整车集成 混合动力 汽车制造 PLM&CAE 制造商与市场 汽车设计论坛

      相比之下,李斌的“惨”还算“惨”吗?

      19-11-07 作者:admin666 来源: 点击:0

      前不久网络热文《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力挺李斌为蔚来叫屈,轻松博得十万加。

      此文为了把蔚来捧成国货之光,特意拉来一个批判的靶子:知豆。与蔚来定位迥异、定价迥异的知豆,被直斥为“存在的意义就是骗补”。

      这种对比衬托的写法特别能挑动读者情绪,但对知豆却有失公允。

      如果了解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历史,如果了解知豆的发展历史,就不会轻易下这样随意的评判。

      捧蔚来完全不必踩知豆。要说造车,知豆还算是蔚来的前辈。

      知豆创始人——浙江台州人鲍文光,虽然不如安徽安庆人李斌有创业明星的光环,但要说All in造车,他比李斌更早。

      李斌被人称作“出行教父”,鲍文光的江湖别号则是“电动汽车疯子”。

      鲍文光2006年就开始尝试造车,李斌的蔚来则要到8年后才会出现。

      所以,蔚来的发展某种程度上是受益于知豆的——作为电动汽车先驱,知豆对电动汽车的市场普及、消费者教育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要比惨?鲍文光应该也算一个。

      如同李斌的蔚来濒临危局一样,如今,鲍文光的知豆经历13年发展之后也深陷泥淖。

      今年10月22日,阿里司法拍卖网站上出现了一则兰州知豆100%股权拍卖公告,起拍价1.38亿元,评估价为1.97亿元。拍卖由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发起,将于11月24日10时至25日10时进行。

      这则拍卖让知豆的窘迫真真切切地袒露出来。

      近日,汽车商业评论从接近知豆的人士那里获悉,知豆正在与长安洽谈重组,但似乎进行得并不顺利。

      昔日的电动汽车老大哥为何极速跌落?在汽车行业的这个冬天里它能否挺住?这是外界对知豆普遍存有的疑惑。

      风暴

      其实,自2018年以来,知豆就已经置身风暴之中,与知豆有关的消息大抵是坏消息。

      7月,网友发文称,一百多名校招大学生被以到知豆宁海基地工作的名义招聘进来,然后被改派到兰州知豆工厂工作,却连车间都没进过,就被公司辞退。

      知豆兰州工厂、知豆宁波基地的员工相继被爆出拖欠一线员工工资。

      位于北京五道口的知豆汽车子公司知豆智信被爆出,从6月开始拖欠80多名员工工资达三个月,8月底,所有员工被指令在9日内迁往宁海总部。

      种种迹象都指向一个残酷的事实:知豆没钱了。

      2015年,知豆完成10亿元A轮融资。但在2017年底多氟多宣布战略入股知豆后,知豆原计划于当年底完成的20亿元B轮融资不了了之。

      而在2018年6月底,鲍文光不再担任知豆总裁一职,来自汉腾汽车的李学明被任命为知豆的新总裁。

      知豆陷入困境,2018年累计销量仅为1.5万辆,同比大跌64%。2019年情况越发糟糕,7月知豆D2仅售出90辆,1-7月累计销售2095辆。

      如同多米诺骨牌被推倒了第一块,知豆失速,上下游产业链、投资者都被波及。

      双林股份2018年年报对知豆应收账款计提减值准备1.477666亿元。多氟多2018年年报对知豆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金额增加约8269万元、投资款计提坏账准备2450万元。

      全国各地的供应商排着队前来讨账,相关法律诉讼爆发,其中多为买卖合同纠纷款项,案由多为知豆拖欠对方货款。

      根据天眼查数据,从2018年9月13日到2019年10月17日,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已经列入被执行人达48次。今年8月15日,鲍文光被宁海人民法院下发高消费限制令。

      出世

      尽管知豆如今的处境让人唏嘘,很多人还是对鲍文光电动汽车创业之路的不易和坚守心怀感佩。

      鲍文光出生于1970年,1992年从部队复员到浙江模具厂工作。之后,7年间,从学徒做到技术副厂长。

      鲍文光与李斌一样,都属于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李斌1996年在北京成立南极科技,月收入几十万元。鲍文光在企业干,1997年年收入就已经超过500万元。

      经济上富裕起来,职位也基本做到了天花板,在一次欧洲旅行之后,鲍文光开始考虑创业。

      单位领导不放人,鲍文光就借去北大读MBA的机会辞职。在学校听了经济学家林毅夫、周其仁等人的授课,他眼界大开。

      2001年,鲍文光创立了黄岩新大洋模具有限公司,也就是后来的新大洋集团的前身,最初是开发汽车、摩托车、电动自行车模具及塑件,后来又扩展到无刷电机和控制器。

      当时电动自行车整车厂开发能力比较弱,原来只做电动自行车中间体的新大洋后来又涉足整车研发,为厂家供应整套的CKD件。

      新大洋做得风生水起,很多电动自行车生产企业甚至要提前三个月把款到其公司账上。鲍文光也成为业内知名的电动自行车大亨。

      当新大洋占据电动自动车40%的市场份额的时候,鲍文光感觉到了继续上升的天花板。

      创业者在成功之后会渴望更大的成功,在更大的舞台上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鲍文光不再满足于两个轮子的事业,而渴望向四个轮子发展。

      最初选择的并不是电动汽车。而是,老年代步车、旅游观光车及房车,都一一尝试过。

      2006年,他开始在山东试着用其他车改装电动汽车。先是用卡丁车,后来尝试过用QQ、奥拓、奔奔的车身和底盘改装。

      那个时候,电动汽车还是新生事物。鲍文光和团队完全摸着石头过河,就这样鼓捣出新大洋第一代电动车。

      知豆从此萌芽。

      它也生逢其时。2007年,《新能源汽车生产准入管理规则》出台,明确了新能源汽车的概念以及准入门槛。

      也是在这一年,鲍文光遇到了电动汽车事业的第一位贵人——原菲亚特集团副总裁,63岁的意大利人巴齐。

      当时巴齐从菲亚特退休一年多,希望在中国寻找企业合作开发电动汽车,到欧洲推广。两人一拍即合。

      巴齐说,现在做开始正向设计开发,用5年时间可以把产品开发出来。

      鲍文光照做了,两年间投入几千万元搞正向开发,联合意大利造型设计人员开发电动汽车专用底盘。这是新大洋第二代电动车。

      2009年,鲍文光遇到又一个贵人——清华大学车辆工程系教授陈全世。

      他来到车间参观,看到车子前舱、后舱、底盘各有一块电池,提出建议:以电池为核心,做底盘和车身开发,以及高压电和低压电的分配开发。

      之前的研发需要推倒重来。已有的模具全部作废,几千万元的研发费相当于交了学费。

      新大洋跟国内高校及科研院所及国外公司合作,组建了新的混合型技术团队,由此做出第三代电动车产品。

      从2005年到2010年,七八个亿花完了,现金流开始紧张。为了拿到银行贷款,鲍文光不得不抵押新大洋在各地的厂房。

      压力巨大的鲍文光去了北极,他要在找不到“北”的地方找方向。

      从北极回来之后,鲍文光决定坚持下去,全力以赴电动汽车事业。用今天流行的话说,就是要ALL in电动汽车。

      2011年,新大洋的电机电控实现自主生产。同年,山东新大洋电动车有限公司在临沂成立。

      2012年10月23日,鲍文光在山东临沂一座酒店里宣布知豆电动车上市。这已经是其第四代电动车产品。知豆定位为城市微行纯电动车,看上去小巧可爱。

      知豆这个名字是酷爱旅行的鲍文光在南极的冰天雪地里想出来的,他希望这辆车能够像小豆子一样播撒到广阔世界。

      借路

      2012年,国务院印发《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提出2015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动汽车累计产销量力争达50万辆;到2020年生产能力达200万辆,累计销量超过500万辆。

      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备受鼓舞。但鲍文光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没有造车资质,知豆属于黑户,不但享受不到任何国家补贴,还被市场拒之门外。

      以致于知豆产品落地之后,先走的是国外市场。2012年6月1日,第一辆知豆远赴意大利,走入欧洲市场。在那里,它叫GREENGO。

      但电动汽车的最大市场在中国。

      鲍文光一直在用卖电动自行车零部件的钱来养电动汽车。他的朋友将他的电动汽车之路戏称为“小羊养大象”。

      但电动汽车太烧钱,慢慢地,小羊养不动大象了。

      2013年,新大洋在山东、天津、台州三大生产基地的厂房全部被抵押。最后一个厂房抵押出去的时候,鲍文光甚至想过要回家务农。

      就在这一年年底,鲍文光遇到了第三位贵人:时任众泰汽车董事长的吴建中。

      众泰与知豆达成合作,于2014年开始给知豆代工生产。5月,知豆汽车正式进入国内市场销售。

      当年,尾标为众泰知豆的电动汽车一下子就卖了7400辆,排在我国纯电动汽车市场第三位,成为当年行业的一匹黑马。

      后来知豆为什么又跟吉利合作?

      根据鲍文光对媒体的表述,当时有企业向工信部举报众泰给知豆代工不合规,知豆需要找一个车企进行股权合作才行,而让众泰拿出几亿元入股有些勉强。

      于是,知豆开始接触吉利。2014年10月,鲍文光去见电动车事业的第四位贵人——李书福。两个台州老乡要联手了。

      谈判进行得很快。2015年1月10日,新大洋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吉利控股集团、新大洋机电集团(鲍文光和创始人团队)、金沙江创投基金各占50%、30%、20%。

      为了让知豆生存下去,这次合资鲍文光失去了第一大股东的身份,也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

      第二天,合资公司首款产品知豆D1在兰州基地下线,尾部有“吉利”字样,续航里程也从众泰知豆时期的120公里提升到160公里。当时兰州基地年产能为10万辆。

      2015年6月23日,第二款车型知豆D2上市,续航里程进一步提升至180公里。市场指导价为10.88万元,能拿到4.5万元/辆的国补,再加上地补和厂补,终端参考价格为4.98万元。

      同年9月1日,吉利知豆电动汽车宁波基地开工,一期规划年产能10万辆。总投资达30亿元,规划总年产能规模为30万辆。

      在众泰和吉利的加持下,知豆电动汽车开了挂,2015年年销3万辆,占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的12%,成为当年销量最高的国产纯电动乘用车。

      那时候,鲍文光对未来很乐观。知豆2016年的销量目标为:保5万辆争6万辆,力争实现翻番增长。

      资质

      进入2016年,知豆汽车却出现了外界意想不到的状况:前4个月销量为0。

      后来媒体了解到的情况是:知豆兰州工厂在这段时间内做了升级改造,停产了符合“双80”标准的知豆车型,改为生产达到了国家要求的“双100”标准的产品。

      5月,知豆电动车恢复生产。但2016年全年知豆仅销售2.4万辆,与原定的销量目标相去甚远。

      6月22日,吉利汽车发出公告拟将宁海知豆电动汽车股权出售给第三方投资者。

      按照吉利的说法,减持知豆股份是为了保证知豆电动车拿到独立的国家公告。因为根据发改委汽车产业政策的要求,已经在册的整车生产企业不能单独申请电动汽车公告。在吉利旗下知豆单独申请公告就受到限制。

      整个股权交易完成之后,鲍文光及其团队再次成为单一大股东,占知豆汽车股份接近30%。控股权又回归到创始人手里。

      2017年3月1日,知豆成为国内第11家获批的新建新能源乘用车项目。11月1日,又成为国内第4家通过工信部审核获得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

      这么多年,知豆终于拿到独立资质了。鲍文光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9月12日,知豆D2S上市。官方售价为18.88万元,享受补贴后终端售价为5.68万元。

      11月10日,知豆D3上市。两个版本NEDC续航分别为210公里、310公里,补贴后售价分别为8.98万元和10.98万元。

      2017年,知豆主要靠D2和D2S支持市场,年销量为42484辆,同比增长109%。

      截至2017年底,知豆实现总产销10万多辆,位居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第三,A00级市场第一,占领国内纯电动乘用车15%的市场份额。

      拿到独立资质,新车接连上市,这真是知豆硕果累累的一年。

      2017年年底,鲍文光接受媒体专访曾信心十足地表示,知豆今年有希望实现收支平衡,明年实现盈利。

      以为是崭新的开端,不曾想竟是下滑的起点。此后知豆的销量再未超过2017年。

      复盘

      走过13个年头,作为电动汽车的先驱,知豆陷入困顿,它的发展值得行业思考。

      如果复盘一下知豆的崛起与跌落,会有这样一个清晰的发现:知豆,成也补贴,败也补贴。

      在2015年年末的一次新能源汽车会议上,欧阳明高直言,我国新能源商用车的增长速度有些超乎想象——同比增幅有11倍之多,“总感觉哪儿有问题,让人有点不踏实”。

      一分析,这种异常增长的原因是6~8米纯电动轻客补贴过高所致,当时这种车每台补贴60万元,甚至高过了车辆成本。

      丰厚补贴的诱惑之下,有车企铤而走险,弄虚作假套取国家新能源补贴。

      2016年1月,新能源汽车骗补这一行业潜规则被媒体曝光。随后,工信部等四部委联合启动了骗补核查行动。下半年,骗补车企曝光的曝光,处罚的处罚。

      骗补丑闻对行业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补贴政策的调整。

      2017年实施的新能源补贴政策不但提高了车辆续航里程等要求,同时为了堵上骗补漏洞,非私人购买的车辆申请补贴要求里程达到3万公里。

      最大的改动,还是补贴拨付方式的改变:先审核,后发放。这就意味着,当年度销售出去的车辆补贴到手时间大大延迟。

      2019年3月19日,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发布《关于2016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初步审核情况的公示》。

      公示显示,在吉利名下,知豆早期销售的D1、D2均有补贴核算:2015年,清算补贴共计16281万元;2016年,清算补贴为27571.5万元。合计为4.38525亿元。这笔三四年前售出车型的补贴资金有望在今年下发。

      另外,车辆获取补贴标准逐年提高,补贴额度也逐年退坡。

      2015-2016年,续航150-250公里的纯电的乘用车还能拿到4.5万元国补。2017年,同样续航区间的车辆只能拿到3.6万元。

      到了2018年,续航150-200公里能拿到1.5万元国补,200-250公里能拿到2.4万元;2019年,续航150-250公里车型直接被取消国补。

      这正是知豆车型所在的续航区间。尽管后来推出的知豆D3有了310公里续航版本,但补贴后售价10.98万元,并没有市场竞争力,2018年仅售出456辆。

      迟来的补贴资金,补贴标准的提高,补贴政策的退坡,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这些因素的叠加最终压垮了知豆。

      知豆也在试图拓宽产品线,2018年7月17日工信部第310批机动车产品公告,知豆旗下首款5座车型——小型电动SUV知豆D5赫然在列。

      此前,根据知豆的规划,到2020年将有D3S、D4、A1、A1S、Z1、Z1S 6款全新产品推向市场。

      就在2019年1月11日、21日,知豆还先后分别与武安市、南京市各签署了一个投资120亿元、年产20万辆纯电动汽车项目。

      但随着知豆陷入资金困境,这些规划估计也会变成泡影。

      期望

      纵观新能源汽车市场,知豆所在的低端电动车市场,以及蔚来所在的高端电动车市场,还算是目前新能源汽车比较容易突破的两块。

      尽管A00级车辆的占比相比之前有所下降,但目前市场份额仍然十分可观,在30%到40%之间。

      与知豆D1、D2同为A00级电动小车的宝骏E100、E200,就仍然运作良好,还开创了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柳州模式。

      蔚来虽然也有自己的发展困境,但作为少有的40万元以上的中国品牌乘用车,它有不亚于迪粉的忠实拥趸。

      蔚来和知豆,看似有云泥之别,却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因为不管是高大上的蔚来,还是低调朴实的知豆,目前阶段它们面临的共同对手,仍然是燃油车。

      两家企业定位不同,却都是中国新能源车企的典型,它们的困境,也共同折射出新能源汽车当下的发展境遇。

      汽车业的冬天,我们期望蔚来能挺过去,知豆也能挺过去。

      谁能挽救知豆?

      此前有报道称,知豆曾与吉利商谈,吉利给出的建议是缩减成本,千人级别的裁员。

      了解知豆近况的一位人士则向汽车商业评论透露,知豆正在与长安商谈重组,但好像并不顺利。他还直言,“从目前看知豆翻盘的机会太渺茫了”。

      根据《中国汽车报》的报道,已经离职的某位知豆中层曾这样表述,知豆作为民营企业有着自己的无奈,造车既缺资金又缺人才,“很多当初的选择在今天看起来都是不对的,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却是最合理的”。

      这是知豆的悲哀,但又不只是知豆的悲哀,恰是这波新能源汽车潮流中诞生的不少创业公司的真实写照。

      曾为知豆核心团队成员的一位人士告诉汽车商业评论,“企业是企业家靠身家性命做的,没有亲身经历和操盘的人,评论对错都是不合适的。”他敬佩鲍文光企业家的情怀,并相信他在当时情形下做出的是最合适的决策。

      任何事后的评价,对于局中人的处境,都没法切身体会。何况是九死一生的创业?

      鲍文光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干电动汽车,民营企业去干就像走沙漠一样,100个企业家进去,能活出来两个就不错了。”

      当年在知豆拿到资质之后,他曾用20个字概括了知豆的造车经历:“无知、认识、焦急、出口、回归、黑户、贴牌、二婚、自主资质。”

      本以为熬出头的知豆会迎来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不曾想后续竟是:停产、欠款、拍卖。

      但或许,这还远远不是知豆故事的终章。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02751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文中图片源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duoma#d1ev.com(#替换成@)删除。

      收藏 5
      • 分享到:
    上一篇:国产特斯拉正式发布,仍用松下电池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